财新传媒
2013年02月14日 14:06

关于移民与人口的一些谬误

新加坡国会于2月3日开始讨论此前几天公布的人口白皮书;这白皮书预计总人口到2030年将达650万至690万。本文虽然不能够讨论所有有关的重要考量,但指出一些有关人口与移民的谬误,应该也有些帮助。

一个很通常的谬误是,当人们遇到拥挤时,经常会想,如果这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一半,或,如果这车厢内的乘客数目减少一半,那该多好!因而,很多人认为,人多是造成拥挤与污染等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否应该也想想,给定人均投资,如果人口与车辆的数目只有一半,道路的宽度大约也只有一半,拥挤多数会更加厉害。如果人口与乘客只有一半,就不能够有这么多MRT的线路,不能够有这么多班次的公共汽车,乘客的方便程度多数会下降!

笔者住......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2日 17:00

十八大的小康指标能否实现?

1979年邓小平提出到200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两番。这目标老早已经提前完成。从1979年到现在, GDP已经翻了四番有余,成为原来的16倍以上。小康的目标基本达到。不过,由于分配不平均与环保不到位等原因,还有很多问题与不足。

今年11月中,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要求:‘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人民民主不断扩大,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描绘了一幅清晰而有概括性的图景。

小康社会的新要求能否在2020年前实现呢?有很多指标已经大致实现了,例如人均GDP不小于31400元(人民币)。即使是根据‘国内生产总值到......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2日 11:53

回忆诺奖得主布坎南教授

回忆诺奖得主布坎南教授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教授

[发表于1月15日上海东方早报与新加坡联合早报】

经济学诺奖得主詹姆斯·布坎南(James M. Buchanan)教授不幸于本月9日在美国Blackburg去世,享年93岁。

于1986年获诺奖的布坎南,出生于美国1919年10月2日。父亲是农场主与教师,祖父于1891 to 1893是田纳西(Tennessee)州的州长。

布坎南的主要贡献是分析公共决策或政府行为,强调政客与公务员都是把自己的效用极大化的个人,他们的决策,未必符合整个社会的利益,因而须要用宪法等方法来制约之。主张小政府,......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2日 17:31

幸福就是快乐

从今年国庆长假开始,中央电视台多天在黄金时段播放一组在街头随机采访寻常百姓的镜头,问他们“你幸福吗?”回答者的即兴回答展现了五花八门的幸福观,也引发了网上热议。笔者非常支持央视的这项活动,因为幸福是人生最终目的,是最最重要的课题。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由于以前的压制与后来的改革开放,使现在人们太重视金钱,政府太重视GDP(国内总产量),对幸福的强调,特别重要。笔者近年提出应该以环保负责的快乐国家指数(‘娥妮’)替代GDP,做为国家的成功指标。

央视记者采访73岁捡破烂的老者,问他:“你老人家出来捡破烂,还有政府每月650元的低保,觉得幸福吗?”一位网友说......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9日 14:07

中日经济战怎么打?

由于钓鱼岛问题,全国反日情绪高涨,论者已经在谈中日经济战。笔者对钓鱼岛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只大约知道它是中国传统领土,但二战后被列强归给日本,所以双方都认为是自己的领土,因而引起纠纷。打经济战通常是两败俱伤,但为了经济以外的目的,未必不应该打。本文不谈应不应该打的问题,只谈如果中日要打经济战,中方应该怎样打才有利,或能够以比较小的损失,使对方损失巨大。

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投资与财富管理编辑冯涛(或其‘从业于金融机构债券研究的朋友’)到台湾的名嘴陈文茜,近日(9月17-18日)都提出,可以‘增加对日本国债的投资,大量购买日元,这将导致日本…国债市场必将崩溃。这就像向......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1日 12:56

以智力测验取代高考:教育改革的釜底抽薪方法

东方的教育方法,往往失之太过严格、呆板与填鸭。在中学水平的国际比赛,尤其是在数理方面,往往可以名列前茅。但是,这种教育对学生的好奇心与创造力有很大的打击。像诺奖得主李远哲所说,中学毕业就已精疲力竭,像是要退休了。加上人们竞争要让孩子上名校,拼命自己花钱,孩子花时间补习。这大量的投资,不但没有提高孩子的知识,实际上反而有害。

银庆贞等刊于台湾經濟論文叢刊(2012)的研究发现,“若同時考慮自我選擇與起始能力,… 補習成效都大幅下降,且都不顯著。”简言之,即使只是看对考试的成绩,补习实际上并没有用,遑论对创造性与快乐的负作用了。大陆的情形看来比台湾的问题更大。论者都同意,改革中......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9日 11:42

中国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五千五百美元(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约九千美元),明显地大于世界银行的低收入水平(四千美元以下)。然而,中国近来也面临增长速度的快速下降,使人们担心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长期不能够发展到高收入水平(一万二千美元以上)。(参见李迅雷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8月13日的文章。)笔者的看法是,从经济因素而言,中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几率是非常低的;中国的问题不是中等收入陷阱,而是其他大致上是非经济因素的问题。

中国高速发展的原因

要回答中国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问题,应该先看中国这几十年为什么会高速发展。笔者曾经论述过,造成中国高速发展的有下列几个主要因素。

首先......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7日 15:46

再谈房地产价格泡沫问题

笔者于7月中发了“中国房地产大致没有泡沫,但有不少问题”一文,获得不少评论,虽然也有说是‘一针见血’的,但多数是负面的,认为房地产价格有很大的泡沫,甚至有评论者说我“太弱智了”。本文誊清一些比较一般的误解或问题。

价格泡沫是不可持续的、远远超过实际价值的、通常受不合理与最终不可实现的预期所支持的价格暴涨。泡沫虽然可能持续相当久(例如荷兰的郁金香泡沫),但终于会爆,而且爆时绝大多数是价格的快速与加速暴跌,经常还会跌到远低于实际价值。由于这样才叫做泡沫,因为真正的肥皂泡沫一爆就全完了!

理论上说,价格泡沫的程度可以用当时价格对实际价值的比例来衡量。然而,......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8日 11:52

从平等与效率观点谈台湾的新税

台湾马英九政府在今年连接多次推行意图增加平等的“富人税”,包括控制房屋投机与奢侈消费的“特种货物及劳务税条例”(俗称奢侈税)与证券交易所得税,还增加油电的价格,受到不小的反对。笔者不是台湾居民,不想参与台湾政治,只是从纯粹经济学的观点,讨论这些措施的利弊,或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些微作用。

经济学第一福祉定理证明,在一些简单假设(主要是不考虑污染与无知等问题)下,有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的全局均衡会达致资源的最有效率的配置,不需要政府的干预。然而,这并不表示也会达致最公平的所得分配。因此,如果从社会正义或平等的考量,政府进行财富的重分配,虽然不能......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7日 11:44

中国房地产大致没有泡沫,但有不少问题

中国房地产价格是否有泡沫,这不但关系政府的政策,也关系人们购房的决策,是大家都很关切的大问题。本文论述中国房地产应该没有泡沫,至少没有大泡沫,但有不少问题,并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些方法。

中国房地产有没有泡沫?

这二十年来,中国城市房地产的价格增加了很多倍,是否有泡沫?价格增加很多未必是泡沫,因为可能有实质的因素支持其增加。这些因素有需求方面的,包括人口增加、城市化、家庭数目增加、人均收入增加等;也有供给方面的,包括土地供应的制限。

约三年前,笔者参加一个讨论房地产价格泡沫的会议,主讲者认为有泡沫。他定义房价泡沫的衡量为房价与人均收入之比。但他......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5日 14:25

是否应该延迟退休年龄?

人保部表示,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本文讨论这问题的一些有关方面。

随着经济的发展,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世界各国人民平均寿命近半个世纪来增加了几十年。在新中国成立前,一方面由于战乱等原因,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到1981年增加到67.77岁,到 2001年增加到71.8岁。现在约为75岁,已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全世界平均约69岁),而且应该会继续增加。(香港与澳门分别为82 与84.4岁。)

根据中国现行规定,男职工年满6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即可办理退休手续。这年龄比平均寿命低很多。而且平均寿命包括年轻与中年就去世的人。因此,能够活到退休年龄的人的预期平均寿命要比总人......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8日 12:10

是否应该鼓励消费?

近近几星期来,世界各国频频传出财经方面的不利消息,使各国股市大跌。欧洲各国,尤其是希腊与西班牙等,问题多多。根据本月初发表的五月份数据,美国的失业率从4月的8.1%增加到5月的8.2%,印度的经济增长率跌至近10年的最低值。印度经济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率为5.3%,远比去年同期的9.2%为低。中国方面,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4月份的53.3下降到了5月份的50.4,为5个月以来的新低。汇丰银行计算的[比较着重民营中小企业]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更从5月份的49.3下跌到5月份的48.4。低于50表示负增长。

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大量下跌以及其面对的国际财经势态的恶化,使中国央行调低储备金率;政府面临是否须要刺激经济的选择......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31日 14:44

人民币还有升值空间

笔者多年来曾经多次论述,人民币应该大幅度升值,因为这对中国利大于弊。近来有许多关于人民币已经接近均衡汇率的论述,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人民币将会贬值。本文论述,虽然人民币应该升值的幅度已经减少,但还是有相当大的升值空间。

自2005年中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名义汇率已上涨约30%。由于这期间中国的物价上涨比美国的大,人民币对美元的“实际”汇率上涨得更多。这使应该继续上涨的空间减少。

由于多年来没有让人民币做足够的升值,部分地使物价与资产价格上升,因而多次须要通过提高利率与上调银行准备金率等方法来抑制,到最近又因增长速度下跌而又须要下调银行准备金率。笔者认为这部分是没有及时足够升值所造......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1日 09:21

人民币应该早日升值!另外的实证论据

笔者于2010年中在本博客贴出‘人民币应该早日升值!’的博文,最近读到《新加坡经济评论》(Singapore Economic Review)今年(2012)三月的一篇文章,提供了支持人民币升值的更多论据,特此解释其要点。

这篇文章是在美国大学任职的华裔学者SUN Wei 与AN Lian 写的。根据对实证数据的计量分析,得出两个结论。第一,美国的冲击(shocks)并不能够多大地解释中国的产量波动,显示中美这两个经济体是受到不同的冲击的。因此最优货币区理论不支持人民币与美元挂钩,而应该对美元浮动。第二,美国的冲击并不能够多大地解释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的波动,显示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利益很小,而人民币对美元浮动是可行的。详见原文。......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1日 14:53

对中国经济的展望与建议

中国经济从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以来,以令人注目的高速发展,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人认为,谁能够解释这个‘中国奇迹’,谁就应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认为我能够解释,但却不应该因而获得诺奖。在简单地解释了‘中国奇迹’之后,我们就可以比较有一些依据地展望未来,并且提出一些建议。

‘中国奇迹’的简单解释

中国经济原本就是能够高速发展的,以前没有这么高速发展,没有发展到现在的高度,或是受到僵硬制度与政策的桎梏,或是受到战乱的影响。实际上,应该说,更须要解释为何没有高速发展,而不是须要解释高速发展。

以人均产量而言,世界经济几千年来都没有显著的发展......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15日 14:23

中国如何应对欧美日?与其限制稀土出口,不如对稀土征收环保与资源税

美国、欧洲、日本联合向世界贸易组织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提起贸易诉讼。笔者认为,与其限制出口,不如对稀土的开采征税。

美英主流媒体有评论者认为,美欧日此举有明显政治色彩,是为了选举而夸大了贸易与地缘战略恐慌。中国管控稀土的生产并非没有理由。稀土的开采和加工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影响,产生许多有毒和具有辐射性的副产品。根据吴成良与张亮在人民日报3月15日的文章,这也是西方和日本几十年来不愿开采稀土的原因之一。

此文报道,‘英国《金融时报》14日发表社评说,中国政府加强稀土管控是要进行行业整顿,是合情合理的。在这个行业,不负责任的矿商乱开采的现象比比皆是。中国有理由出于环保和安全原因,实施行......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15:54

对<道德水平低下的成因与对策>的评论与回应

笔者于2月11日贴出<道德水平低下的成因与对策>一文,其中包括对笔者亲自经历的一位中国大陆留学生的‘极品’的不道德行为的报道,获得8千多位读者的阅读与一些评论,包括支持与反对的。本文选出一些评论与笔者的回应。希望读者能够探讨一些对策。

2月初,一位大骂笔者的评论:

砖家啊,说你懂个P一点都不过分。你说道德的最高水平是大公无私、大义灭亲,又说亲人互斗,天良丧尽,这其中的简单的逻辑矛盾你推导不来吗?你说独子女政策是造成道德低下的原因,我简直可以说你一点哲学都不懂。人是环境的产物,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素质的人,请问,后代的环境是谁给的?毛泽东时代人的素质怎么样......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1日 13:38

道德水平低下的成因与对策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取得很大的成就,有目共睹。但也有很多问题,包括道德水平低下,须要全社会关注,设法改善,这已经成为多数人的共识。本文论述,道德水平低下的原因并不是改革开放,而是文革与独子女政策。若然,对提高道德水平的方法有什么含义呢?

道德水平低下的一些事实

生活在国内的人们,对道德水平低下的一些具体事实,应该有很深刻的见闻与体会。作为一个关心中国、关心中华文化的海外华裔学者,笔者也谈谈一些经历。

笔者在马来西亚(当时是马来亚)出生长大,受当地的华文教育。本科生时就读于新加坡的南洋大学。于1967年到澳大利亚读博士学位后,长期居住于澳大利亚。然而,四十多年来,约有12年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2日 15:05

快乐还是幸福?

笔者有幸于12月参加了讨论幸福问题的威海峰会。这主要是徐景安教授[1]主导的。徐老不但在主办讨论幸福的会议,倡议《21世纪幸福宣言》等理论层次上致力工作,而且通过提供咨询,在实际改善许多机构与企业的员工的快乐上,也有很大的贡献。徐老与我在关于快乐或幸福问题上有大致共同的看法,但也有一个重要的不同观点。

笔者认为,幸福多数指长期快乐,而快乐多数指当时的快乐,但给定同样的时段,幸福与快乐是一样的。徐老认为幸福与快乐不同,幸福是比较高级的快乐,只有人能够感受幸福,动物只能够感受快乐。以我的定义,一只狗可能比一个人更加幸福,但徐老认为狗完全不能够有幸福感。我们在会议上讨论,彼此没有说服对方。本文讨论......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4日 12:15

诺奖、房价泡沫、人民币、中国经济与宇宙:再答网友问题

十月十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蒙搜狐微博请我于次日10.30至12点回答网友的问题。本文回答以前还没有回答的一些问题。【以前回答的见前一篇博文。】

清澈眼眸:向 @黄有光提问:据您所了解,诺奖获得者是否会在研究初期就设定获得此奖为其主要目标?

我不知道,但猜想多数不是,多数是到有相当成就时才敢想。至少我知道,在我的情形不是。哈哈!不但研究初期不是,现在也不是,因为主要是要对经济学与社会作出贡献【学生时代是冒着坐牢的危险要在马来亚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如果获得承认,是锦上添花,但不是主要目标。例如我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奖【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但一直到被通知为止,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