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个人分类 > 快乐
2013年12月27日 08:01

个人与社会能否增加快乐?对《快乐之道》的两点补充

个人与社会能否增加快乐?对《快乐之道》的两点补充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8日 16:50

对快乐的一些有误导性的看法

对快乐的一些有误导性的看法

黄有光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一个人的快乐是......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2日 17:31

幸福就是快乐

从今年国庆长假开始,中央电视台多天在黄金时段播放一组在街头随机采访寻常百姓的镜头,问他们“你幸福吗?”回答者的即兴回答展现了五花八门的幸福观,也引发了网上热议。笔者非常支持央视的这项活动,因为幸福是人生最终目的,是最最重要的课题。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由于以前的压制与后来的改革开放,使现在人们太重视金钱,政府太重视GDP(国内总产量),对幸福的强调,特别重要。笔者近年提出应该以环保负责的快乐国家指数(‘娥妮’)替代GDP,做为国家的成功指标。

央视记者采访73岁捡破烂的老者,问他:“你老人家出来捡破烂,还有政府每月650元的低保,觉得幸福吗?”一位网友说......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2日 15:05

快乐还是幸福?

笔者有幸于12月参加了讨论幸福问题的威海峰会。这主要是徐景安教授[1]主导的。徐老不但在主办讨论幸福的会议,倡议《21世纪幸福宣言》等理论层次上致力工作,而且通过提供咨询,在实际改善许多机构与企业的员工的快乐上,也有很大的贡献。徐老与我在关于快乐或幸福问题上有大致共同的看法,但也有一个重要的不同观点。

笔者认为,幸福多数指长期快乐,而快乐多数指当时的快乐,但给定同样的时段,幸福与快乐是一样的。徐老认为幸福与快乐不同,幸福是比较高级的快乐,只有人能够感受幸福,动物只能够感受快乐。以我的定义,一只狗可能比一个人更加幸福,但徐老认为狗完全不能够有幸福感。我们在会议上讨论,彼此没有说服对方。本文讨论......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9日 18:31

对<刺激大脑享乐中心>的评论与 <十万元诚征绝对>的应征联

我在几个月与几个星期前分别在博客贴出《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 - 刺激大脑享乐中心》与<十万元诚征绝对(绝妙对联)> 两文后,近来还收到一些评论与应征联。

一位网友评论说:‘我是一名学习生物的大学生,有幸看到您的文章,我认为我们搞科学研究不但是为了满足某种需要而更需要伦理和道德约束,人如果只为了机械的快乐,那就无所谓文明无所谓社会了,相关科学研究可以搞但不能为了所谓的“终极快乐”。’

我认为终极而言,只有快乐才有价值。‘伦理和道德约束’也是为了快乐,包括将来与他者的快乐。详见我的博客文章《快乐应是人人与所有公共政策的终极目的》。

Vvsqw: ‘尽管没有生理成瘾性,或者可以控制刺激......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2日 10:41

再谈刺激大脑享乐中心:答复评论者

我今年5月8日在博客贴出的第一篇文章是《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 - 刺激大脑享乐中心》,7月14日再贴出《刺激大脑有什么不好?》,现在回答一些评论者的问题。
黄有光想当上帝?

一位评论者说,‘博主想当上帝啊’。我知道我不能当上帝,但愿意增加自己与他者的快乐。详见我博客内关于快乐是终极目的的文章。

另一位评论者:‘且不说安全,如果那个办法有效的话,您就成了您的生命的旁观者。’

旁观有什么要紧?快乐就好。如果你是说会死,那不会。

举双手赞成黄老

Buddleia: ‘举双手赞成黄老!

那篇文章一贴出来我就详细看了,并认真想了想,感觉上是有很大的可行性的。黄老的......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4日 10:01

刺激大脑有什么不好?

我今年5月8日在博客贴出的第一篇文章是《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 - 刺激大脑享乐中心》,发现人们对直接刺激大脑来增加快乐有很大的保留。

第一,我认为这是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有效与大体很安全的方法(有需更多研究),要求《财经》同时发表。但《财经》有所保留,只让我在博客上贴出,说在博客贴出后,可以在其他刊物发表。

第二,我把文章寄给《南方周末》一位曾经多次邀请我写文章的 主编,她读后,反应很强烈 ,说 “大文确实惊世骇俗,… 绝对是一场灾难!我敢预测,这样的文章会得到更多的臭鸡蛋。批评者会向您提出这样的问题:人体试验的时候,您愿意当志愿者吗?还是等中国拿死刑犯研究好了,再供您这位西方......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2日 12:03

快乐应是人人与所有公共政策的终极目的

发表于《经济学家茶座》2008年底。
快乐应是人人与所有公共政策的终极目的[1]
黄有光
澳洲蒙纳士(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访问教授
 
快乐是绝大多数人(若不是全部人)的终极目的,是一个极重要的问题,但对它的关心与研究很不足够,尤其是经济学者。不过,近十多年来,已经有许多经济学者研究快乐问题,也有许多研究快乐问题的文章在一流经济学期刊发表。对此,笔者感到很欣慰,因为笔者认为,快乐不但......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8日 12:57

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刺激大脑享乐中心

           能够大量增加快乐的简单方法 - 刺激大脑享乐中心
黄有光
澳洲蒙纳士(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

近几十年的研究显示,在温饱与小康之后,收入与消费的大量增加并不能大量增加人们的快乐。每个人还是要多挣钱多消费,然而其作用主要被人际之间的相互竞争所抵消。其次,人们对适应性的估计不足,人们以为增加消费能够大量提高快乐,实际上只是提高短期快乐,当人们适应了高消费之后,快乐并不能长期提高。因此,如果环保跟不上,经济发展甚至可能减少快乐。

然而,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能够长期与大量增加人们的快乐,这就是刺激大脑享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