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文章归档 > 2017年八月
2017年08月24日 11:54

经济学的一些正误:向张五常教授请教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在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所做演讲“新制度经济学的来龙去脉”,原载《交大法学》2015年第3期,于今年8月16日重刊于《中评周刊》第28期。笔者细读之后,一方面欣赏其叙述生动深入,敢于数落许多诺奖大师的“错误”;一方面对其几个论点摸不着头脑,想许多其他读者,也有同感,特此向张教授请教,希望《中评周刊》能够得到张教授的解释文章。
 
笔者几十年前读了张教授的《买橘者言》与《中国的前途》,就大大欣赏张教授的文章,自叹不如,并写信给中国总理,建议他们向张教授请教。去年读了张教授的《多情应笑我》,也觉得很兴趣,比《红楼梦》好很多(对我)。因此......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2:55

朝鲜是理性行为者还是疯子?谈“全有或全无”的错误

张云教授于2017年8月12日在《联合早报》发表一篇很有分量的文章:平壤是理性行为者还是疯子?笔者很支持其主要论点:朝鲜问题应该“通过谈判和对话来打开困局”。 战争是灾难,应该尽量避免。不过,本文对其一个论据进行商榷,并从而论述一个连诺奖得主也很容易犯的推理方法错误:全有或全无(All or nothing),忽视中间情形。
 
张教授认为,‘美国的“朝鲜困境”在于一方面认定其是疯子,另一方面又期待朝鲜做出理性选择 … 美国对朝政策一方面认为,军事威慑和经济制裁是唯一能够让朝鲜政策变化的办法。这实际上建立在朝鲜政权是理性行为者的认知之上,… 另一方面,美......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3:21

唯快乐有终极内在价值 | 评陈嘉映教授

2017年7月26日,《中评周刊》 转载了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陈嘉映的大作“快乐与至乐”(首发于《书城》2014年第10期)。此文(下称“陈文”)虽然博引旁证,但主要观点令人失望。
 
主要问题是,陈文对唯有快乐有终极内在价值(这是笔者与茅于轼老师的看法;见《中评周刊》2月底与3月初的文章)的许多质疑都不能令人信服,而是很容易反驳的。只简单举出一些例子。以下所有引文都来自陈文。
 
“屈原忧国忧民,不怎么快乐”。回答很简单,忧国忧民,是希望国家采用能够增加广大人民的长期快乐的政策。价值主要在于对他人快乐的增加,不在于自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