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再谈嫖娼非法的合理性:薛蛮子聚众淫乱?

黄有光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中国警方拘留了微博名人薛蛮子(原名薛必群),据说是因为涉嫌嫖娼。我前两天在本博客撰文论述,把嫖娼与卖淫定为非法行为的合理性。结论是,把性交易合法化,不但减少维持法律的成本,减少权力的滥用,增加法律的尊严,也合乎人性,还能够维持家庭稳定,增加社会和谐。本文补充几点。

1.    评论倾向两极分化。反对者骂我禽兽不如,‘屁话’;赞成者说‘好文,理性,剖析深刻,不愧是大家。’

 

2.    有评论者说,‘你讲半天, 无非是想自己去嫖娼! 澄清一下,笔者今年71岁,而且家有漂亮贤妻,没有嫖娼的需求;冒天下之大不韪,是为了神州十多亿人民。也许有读者不相信有为他人的人。在解放前,许多共产党人是为了他人而冒险搞革命的。笔者在五十多年前,也是在马来亚冒险搞革命的。

 

3.    也有评论者说,‘问问你老婆和你女儿,她们同意你去嫖娼吗?你同意她们去当娼妓吗?’你爱看惊险表演,未必自己必须也冒险。我没有强迫,甚至没有鼓励人们嫖娼卖淫,只是反对禁止人们的自由。

 

4.    较后的报道说,薛蛮子不只是普通嫖娼,而且聚众淫乱,同时涉及超过一名妓女。如果属实,他的确有超越普通人的偏好。然而,只要是有关人们是自愿的,又在室内私自进行,并没有影响他人,我看不出为何社会要禁止其所谓‘淫乱’。薛蛮子的问题主要是嫖娼在中国是非法的,但这非法性本身有问题。各人有各人的偏好,只要不影响他人(包括破坏环境),应该让人们自由选择。与其禁止与稽查嫖娼淫乱,不如稽查滥用权力,贪污腐败,以及危害环境与食品安全等真正大大不利人民的行为。

 

5.          从经济学的角度说,男女对不同东西有不同的需求或偏好,须要得到不同程度的满足。例如,平均而言,可能一个女人每餐只需要一碗饭,你给她两碗也没有用;一个男人每餐可能需要两碗饭,你只给他一碗,他吃不饱。在电影院与歌剧院等场所,往往在休息时,女洗手间大排长龙。女子对洗手间的需求比较大,应该建比较大的女洗手间。男女平等,但有很大差异。应该让人们根据其差异来满足其不同需求,而不是盲目地追求绝对平等,不论男女,每人都只吃一碗饭;男女洗手间都同样大小。

一夫一妻制,对家庭与小孩的抚养与教育有很大的好处。我不赞成一夫多妻制。然而,如何解决男子对性爱与性对象的比较大的需求呢?合法的性交易是一个最好的折衷办法。金钱交易,总比婚外情比较不那么危害家庭的稳定。你人为地禁止,就会导致更多更加糟糕的婚外情、包二奶与强奸等现象。

进一步说,根据经济学的市场自由交易达致最优的理论,除非有严重的外部成本,例如污染等,应该让人们自由交易。合法的性交易,大致而言,不但没有严重的外部成本,反而有很大的外部利益,包括促进家庭稳定与社会和谐,实在没有用政府的强制手段,浪费巨大人力物力来取缔的道理。

201392日。

话题:



0

推荐

黄有光

黄有光

124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黄有光:父母原籍广东惠来县。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毕业于槟城韩江中学(1961)、新加坡南洋大学(1966)、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 1971)。曾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任教授(1974-2012)与荣休教授(2013开始)。现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于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 - 杰出学者。在经济学、哲学、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数学、宇宙学等学术期刊(包括AER, Economica, EJ, JET, JPE, RES, SCW)发表两百余篇审稿论文。兴趣与贡献包括: 中国经济问题,福祉经济学与公共政策,提创福祉生物学与综合微观、宏观与全局均衡的综观分析,与杨小凯合作发展以现代数理方法分析古典的分工、专业化与经济组织的新兴古典经济学。近著:《宇宙是怎样来的?》,2011;《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2011;《快乐之道: 个人与社会如何增加快乐?》,复旦大学出版社,将于2013中出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