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皮克迪的逻辑错误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皮克迪的逻辑错误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皮克迪的逻辑错误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

法国经济学家Thomas Piketty 的近著《二十一世纪的资本》(法文版Le capital au 21e siècle, 2013; 英文版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014年4月)轰动一时,除了大众媒体的大量报道,今年6 月就在美国顶级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被Branko Milanovic的长文专门评介。

Piketty是研究收入分配的,尤其是关于最高收入群体的。以前的书(2001)与文章主要针对法国,这次包括许多主要国家。他重新采用前代著名经济学家 Vilfredo Pareto 与 Simon Kuznets 的方法,数据根据税收资料而不是根据对家庭的调查。 后者多数会遗漏收入非常高的群体。其实,前者会受人们逃税的影响,两者都有些问题。一个改进是把两者统一起来,但还没有做到。

收入分配引起人们重视有其时代背景。工业化后,市场经济的加速发展,虽然收入总体大量提升,但初期(18世纪到19世纪初)有钱人暴富,手工业者失业等使财富分配的平等程度减少。之后随着工资的大量提升,收入分配平等增加,超越原来工业化前的水平。到1945-75为市场经济的黄金时代。此后至今的四十年,收入分配又逐渐变得越来越不平均,虽然并没有超过工业化前的水平,但已经引起广泛关注。

Piketty认为收入分配变得比较平均的时期是反常的,资本主义的正常规律是使分配越来越不平等。笔者不同意这个结论,认为在市场经济下,分配可以变得比较平等,也可以变得比较不平等,就像工业化后的历史一样,要看各种不同因素的影响大小如何而定。

Piketty的‘新资本论’的要点很简单。他聚焦于资本(K)或财富(PikettyK的定义包括土地、工厂、机器、知识产权资本等)的收入(YK)占总收入(Y)的比例α (全等于YK/Y),并认为这比例会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增加,并增加到接近于一,即几乎所有收入都给资本家拿去。这惊人的结论的推论很简单。

为了叙述方便,把资本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即α)简称为‘资本份额’。这比例全等于资本的回报率r≡YK/K)乘以资本(总值)与产出之比例β≡K/Y)。这个简单的恒等式,就是Piketty新资本论的基础。当然,一个恒等式不能是什么理论,但Piketty认为只须要加上一些简单的东西,就能够得出惊人的结论。

例如,既然资本份额等于资本回报率乘以资本产出比,则当资本产出比增加而资本回报率不变时,则资本份额增加。Piketty认为资本份额随着资本累积而增加,但资本回报率从历史上看,没有显著下降,因此认为在资本主义下,资本份额增加是正常的。由于有钱人从资本的收入比穷人高,资本份额的增加也使收入越来越不平均。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中期的收入平均化,是反常的,不能长久。他认为只要资本回报率r大于经济成长率(即总收入增加率)g, 则资本份额必然增加,收入分配也就会越来越不平均。

对这个Piketty的主要结论,书评者Milanovic也没有异议,只是认为r未必永远大于gMilanovic 说,‘如果资本回报率长期大于经济成长率这是Piketty的主要不等式r > g则从定义上 α [即资本份额]必然增加。加上β[即资本产出比]的增加,这把资本份额提高到接近于一’(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2014, 第522页)。相对于劳动收入,资本获得越来越多的收入,最后几乎全部。如果这是资本主义的必然将来,资本主义不会有很长的将来。根据马克思与Piketty,资本主义都是自己的掘墓人。

关于马克思,笔者已经有文章论述(见拙作《经济与改革》),现在论述,即使给定资本回报率长期大于经济成长率,资本份额α也未必增加。PikettyMilanovic的推论有逻辑错误。

资本回报率长期大于经济成长率,有助于资本份额的增加,但却非充分条件。给定资本总量,资本回报率高,提高资本的收入。但这资本的收入,可以被资本所有者消费掉,未必能够用来增加资本将来的收入与份额。Piketty明文说,只要资本所有者没有把收入完全消费掉,只要用一部分来投资,就会造成资本份额越来越大,这是不正确的。

资本份额等于资本的收入除以总收入,而资本的收入等于资本总量乘以资本(平均)回报率。因此,资本份额是否增加的必要与充分条件是:资本总额增加率加上资本回报率的增加率(这可以是负数)是否大于经济成长率 [(dK/K) + (dr/r) > g]。 (详见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笔者的工作论文Is an Increasing Capital Share under Capitalism Inevitable?

既然r > g 不能保证上述条件成立,r > g 就不是资本份额增加的充分条件。即使给定r > g ,要确保上述条件,必须有(dK/K) + (dr/r) ≥ r. 即使dr/r等于零而不是负数,也就是说即使资本回报率不下降,要使这条件成立,必须有dK/K > r, 或dK > rK, 即资本的增加必须大于资本的总收入。如果从非资本收入的储蓄等于零(这没有被排除),则资本所有者即使完全不消费,也不能满足这条件。或者说,非资本收入的储蓄,必须大于资本收入的消费。这条件远远比资本所有者只储蓄一部分收入要难以满足。

即使非资本收入的储蓄,大于资本收入的消费,而使资本总量的增加率大于r,而在r > g 的条件下也大于g, 如果考虑了资本回报率可能随着资本累积而下降(dr小于零),r > g 依然不能确保资本份额的增加。Piketty新资本论的中心要点是不正确的,而其书评者Milanovic没有认识这要点。

其实,资本累积,使非资本的生产要素或劳动的生产力提高,这应该是1920世纪中期收入分配大量平均化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重要性没有被Piketty足够重视。市场经济的前途,没有他所论述的这么悲观。

话说回来,虽然Piketty的主要论点是基于一个逻辑错误,但这几十年来,许多国家的收入分配大量不平均化,却是事实。[但全球的收入分配,由于中国印度等国家的高速增长,反而变得比较平均。] 因此,他对增加对有钱人的税收的建议,笔者并不反对。

发表于东方早报,2014826日,页B14

题名:皮克迪的论点有个逻辑错误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