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以进化创世论挽救中国道德危机

以进化创世论挽救中国道德危机

以进化创世论挽救中国道德危机:

简单唯物主义无神论为何站不住脚?


黄有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


  笔者不是在批判唯物主义,笔者是唯物主义者。有心灵(主观感受),但最终是物质(广义的,包括能量等任何存在)。没有物质(东西),何来心灵?我思故我在。笛卡尔这句话被批判为唯心,实在是冤枉。必须先有物质存在的我,才能够进行思维,才能够有心灵现象。

因此,从我在思维的事实,可以推论出,物质的我也是存在的。这是多么唯物呀!笔者的《宇宙是怎样来的?》(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出版)是唯物主义的极致,证明创世者也是物质存在进化而来的。

笔者批评的是简单甚至幼稚的唯物主义,认为我们的宇宙是本来就有的,没有创世者。只有双重无知的人,才能够相信简单的唯物主义。第一,他必须没有经历过,没有可靠地听说过,也没有读过大量关于一些神秘现象(包括心灵感应等)的报道;第二,他必须完全没有关于相对论与量子物理学的一些基本认识。他的物理学必须停留于牛顿时代。根据牛顿物理学,一加一等于二。引力定理的公式,也很直观。这个世界很简单,像一块石头,可以本来就有(演化而来),不必有创造者。

然而,根据已经被大量事实证实,被所有科学家接受的相对论,列车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走,列车上的汽车以每小时20公理的速度同向走,汽车相对于月台上静止的人的速度,不是30 + 20 = 50公里,而是49.999公里。你开车(或坐火箭)高速(不论多么快,即使是0.9 光速;根据相对论,狭义物质不能够达到光速)往北走,笔者开车高速往南走。同一个光子(不论是向北或向南)的速度,对你与对笔者是完全一样的。

这么怪的相对论世界,还可以用长度随速度而变小等来解释(但不能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变,变到使光速对任何坐标恒等),而我们宇宙的量子现象,则怪到连量子物理学大师,物理学诺奖得主中的佼佼者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都认为,如果你(包括量子物理学家)认为你理解量子物理学,那你肯定不理解量子物理学。所有科学家,最多只是知其然,完全不知其“何以能然”。


从接受大爆炸理论到相信简单进化论

在“知其然”中的一个重大要点是,我们地球这个怪异的庞然大物,是在约140亿年前的一个大爆炸(big bang)而来的。255名美国科学院院士在关于《气候变化与科学正直性》的公开信 (载于《科学》,Science,2010年5月7日) 上说,“有确凿的科学证据表明我们的星球的年龄大约是45亿年(地球起源理论),我们的宇宙是在大约140亿年前的一次事件中诞生的(大爆炸理论)”(方舟子翻译)。也有许多支持(甚至可以说是证实)大爆炸的事实,包括宇宙在膨胀、大爆炸残留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氢与氦在宇宙间的大量存在等。因此,笔者接受大爆炸理论。

然而,如果我们的宇宙只有140亿年的历史,很难相信能够随机进化到人类的高度,尤其是其主观意识与创造性。一年有不到3200万秒,140亿年有不到45亿亿秒。即使加多二十多倍成为1000亿亿秒,其秒数也只有10的19次方。组成生物体的蛋白质由氨基酸组成。构成氨基酸的多肽链(polypeptide chain)有超天文数字(10的143次方)的折叠自由度。即使不是随机,而是极快速(例如每秒十亿次)尝试每个不同的折叠方式,也要有比宇宙自大爆炸以来几百万亿亿亿亿亿亿……倍的时间,才能找到正确构成蛋白质的折叠方式。要在140亿年内随机进化成为有主观意识的动物与有创造性的人,根本比怪异乱神还不可能几百万亿亿亿……倍!

如果相信科学家的大爆炸理论,就不能相信简单进化论,相信人类在这个只有140亿年的历史的非被创造的物质宇宙,在只有45亿年的历史的地球上进化而来。笔者相信进化论,但是修正了的进化论。进化的速度这么快,不可能在非被创造的简单物质宇宙,在140亿年内完成。给定只有几百亿年,要进化到我们的高度,必须有特别快的进化速度,必须在为造就这特别快的进化速度而创造出来的宇宙内进行。

对我们是庞然大物的宇宙,实际上只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小宇宙。由于被创造出来能有高度进化速度,因而须要有相对论与量子论的怪异的性质。由于是被创造出来的,像钟表,怪异也就不怪了!

创造我们这个小宇宙的 创世者(或称上帝),又从何而来呢?有些宗教认为上帝是自在永在,本来就有的。这说法不但等于没有回答问题,它本身就推翻了创造论的基础。一台钟必须有制造者,如果说这台钟是一个能自动制造这台钟的机器制造的,则这机器比钟更复杂,更不可能是本来就有的!同样地,如果我们的宇宙不可能没有制造者,则能够制造我们的宇宙的上帝,更不可能是本来就有的!与其相信一个能制造钟的机器,是本来就有的,不如相信钟本身是本来就有的。同样地,与其相信能够创造宇宙的上帝,是本来就有的,不如相信宇宙本身是本来就有的。因此,说上帝是本来就有的,是不能接受的!这是一些宗教(不包括佛教)的致命弱点。笔者替这些宗教免除这个弱点,回答创世者的来源的问题。

创世者是在大宇宙的漫长岁月中以比地球上的生物进化速度慢几千万亿亿亿…倍的缓慢速度进化而来的。由于有漫长的时间,可以进化到超越我们许多倍的高度,加上科技的功能,达到能够创造140亿年前的大爆炸的高度。

读者可能会问,大宇宙又从何而来呢?笔者对这个几乎不能回答的问题,也有无隙可击的答案;详见拙作《宇宙是怎样来的?》。此书用五个非接受不可的公理,论证上述“进化创世论”(英文文章刊于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的科学家主编的Journal of Cosmology, 2011年),这是(非简单的)唯物主义的极致,因为论证了上帝也是物质或客观存在进化而来的!

读者可能也会问,创世者为何要创造出140亿年前的大爆炸?老实说,笔者也不知道,但猜想创世者是获得了研究金,作了一个试验。相对于我们的能力,创世者几乎万能,但并非真正100%全能。大概是仁慈的,但未必100%。 这能够解释为何‘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幸’。

笔者的这个“进化创世论”逻辑推理无懈可击,而且符合所有已知事实与科学家们的共识,是所有回答“宇宙是怎样来的?”的七类答案中最可以接受的“老七”。其他六个,都有不能够接受的地方,例如宗教的答案不能回答上帝从何而来,科学界的答案不能回答大爆炸从何而来。

接受“老七”(进化创世论;其提创者黄有光也是“老七”,不但在兄弟姐妹中排第七,小学时就名“黄老七”),不但回答宗教界与科学界不能回答的问题,而且调和进化论与创世论,调和科学与宗教,对构建和谐社会将有重要贡献。还有,老七能够帮助援救中国当今重大道德危机。

以前靠传统道德,后来靠共产主义道德。文革摧毁传统,雷锋运动迫使人们弄虚作假,摧毁最基本的道德基础(真诚),三大运动(反右、大跃进与文革)加上改革开放摧毁共产主义信仰,形成道德真空。在这种大环境下,独子女政策加强只考虑自己,不关心他人的倾向,使道德水平大滑坡。
  
强大的中国也要依靠文化上的软实力

中国要成为强大的国家,不但要依靠在经济与军事上的硬实力,还要有包括道德在内的文化上的软实力。要使社会和谐,人民快乐,软实力的重要性更加重要。其实中国政府对这也有所认识,因而已经比较重视传统文化等,但作用不大。对于只信简单唯物主义而不信共产主义的人,很难让他们提高道德水平。如果他们转而信仰宗教,可能比较容易,但是,很难让简单唯物主义者信仰上帝。进化创世论逻辑地论证创世论,使原来是简单唯物主义者也能够合乎逻辑地相信创世者。

既然简单的唯物主义无神论是站不住脚的,大爆炸是被创造出来的,我们的小宇宙是为了能够快速进化的产品,那么,很多以前我们认为是迷信的东西,包括灵魂的存在等,都须要从新研究。地狱与天堂、来世报应等,虽然还不能够说肯定存在,但也不能完全否定。何况根据“帕斯卡的赌注”(Pascal's wager),信有而实无,没有损失;实有而信无,损失可能是地狱与天堂之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损人利己,不但于心不安,还可能有更重大的今世与来世的报应。道德水平低下的行为,是否须要更加避免?因此,对进化创世论的宣传,应该是促进社会和谐,提升人们道德水平的一个重要方法,对人民与政府都是有利的。

笔者写完本文后,读到联合早报6月7日言论版上,旅居新加坡的中国投资分析师孙喜的文章《中华复兴,宗教或不可缺》。6月9日,中国资深媒体人赵灵敏也说,“精神危机才是中国当下最大的危机”。

孙喜说,“人类在精神层面,还是普遍需要有所寄托的,不论是诉诸于宗教,抑或其他信仰。早在新加坡建国之初,李光耀先生就英明地意识到宗教对于一个国家稳定和发展的重要意义。他曾多次表示:“与其什么都不信,不如有个宗教信仰……我一向尊重教会……我鼓励人们要有信仰,因为不管是信神或是信仰别的宗教,都有助于抗拒不良风气和使人产生回归惑。”

文章还结论说,“只要坚持政教分离基本原则、善于平衡各教派势力和强化自身执政能力建设,中国共产党就无需太担心,自己的执政地位会受到正统宗教的威胁;相反的,一个具备了优良的宗教和道德约束力的中华民族,反而可能会将复兴大业推动地更加稳固、更加持久!” 值得人们三思。

不论是否同意,或可参加将于627日下午2时举行的讨论拙作《宇宙是怎样来的?》的天则书品(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