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征联揭晓

征联揭晓

笔者于去年12月底在《联合早报》征联(详见12月24与31日本栏的拙作),一月底截止前后收到不少应征联,现在选出优胜者。虽然主观上争取客观公正,然而,笔者的选择未必完全正确,加上‘文章是自己的好’的作用,可能有些应征者有不同意见,希望大家能够谅解,不必深怪。请下述优胜者(次序不分先后)通过电子邮件向笔者提供银行户口详情,以便把奖金(每联各一千元)转账进入。
 
第一上联是:‘鳳山山出鳳,鳳非凡鸟’。 优胜者是新加坡韩惠吉女士,以下述两个下联获奖。由于对的都是同一个上联,只算一个奖金。
 
美人人从美,美若大羊。
 
根据韩女士说,这是说‘漂亮妞(美人)跑去美国(人从美),以温顺好性格(若大羊)谋得贵婿的著名故事’。人人为‘从’,大羊为‘美’。羊是平声,可以对仄声的‘鸟’。
 
甜口口回甜,甜自舌甘。
 
根据韩女士解释,‘“甜口”,普通话里指口味,甜口或咸口。也指善于说奉承话的嘴。元 史九敬先 《庄周梦》第二折:“有礼数知王法,甜口儿不虚脾。” 明 汤式 《湘妃引·赠美色》曲:“醉眼儿偷付些春信,甜口儿翻腾些嗑呀。” “甜口口回甜”,什么样的人有“甜口”?少女?好相处的温度男?当这种人的口里泛回甜味,大概不是因为吃了甜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的口舌本来就甜甜的。这联确实俚俗,但是也很有趣,而且挺工整自然的,呵呵’。
 
虽然‘美人’与‘甜口’都不是地名,不算工对,但都是名词,以宽对而言,可以接受。而且,真的很有趣。[关于对联要件,详见本文末提到一书的附录A。]
 
第二联是:
 
熊林邱黃,山木有光,翔钟秉元;
 
马关李白,汉卿居易,鸿章致远。
 
笔者以马致远对熊秉元,关汉卿对林山木,李鸿章对邱翔钟,白居易对黄有光;动物对动物,颜色对颜色。这联没有优胜者,因为很多应征联用的人名都太僻,不是名人,而且多数在联中的普通意义很牵强,不能说是对上了,遑论超越笔者的。
 
第三联是:
 
葛布糊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马身披锦,匹匹文正司马光。
 
另外一个版本是:
 
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正日弥大地,匹匹文正司马光。
 
“文正”是司马光的谥号(死后皇帝给的封号),因而可以对‘孔明诸葛亮’。这联也没有优胜者。很多应征联也是人名太僻,普通意义很牵强,很多甚至违反对联基本要求,例如上联两个‘葛’或两个‘明’字,下联没有用同一个字以对之。有人对以‘郁郁畹华梅兰芳’,但这下联在中华民国时代已经出现,网上也已经流传了几十年,而且实际上其普通意义也很牵强,尤其是‘畹华’(梅兰芳的字),不能认为是对上了。
 
第四联是:
 
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
 
两翼劲旅,单单单于之师。
 
此联主要要有三个不同发音的字,其中一个是姓。这联有两个优胜者,因此各获得500元的奖金。第一位是安徽省蜀山监狱警察杨竞先生,其下联是:
 
数碗薄酒,差差差人之功。
 
杨先生的解释是:‘第一个差(cha 第四声),欠的意思。第二个差(cha 第一声,姓),第三个差(chai)。下联的意思是:多喝了几杯酒之后,酒后误事,把姓差的差人的功劳给记少了。
 
第二位优胜者是前南洋大学第十届中文系的毕业生陈应桐(田思)先生。下联是:
 
两碗烈酒 ,说说说(shuo ,yue ,shui )客之能 。
 
根据陈先生说,‘偶然翻阅《中华大字典》,竟发现古代确有人姓说Yue ,真是误打误撞,错有错着。’此联其他很多大致对上的多是网上已经有的。
 
第五联是:
 
风云过山丘,巍巍岳飞大鹏举;[陈鹏博士的上联]
 
烛火照女臣,夜夜姬昌雄文王。[笔者的下联]
 
山丘为岳;女臣为姬。鹏举是岳飞的字;姬昌是文王的姓名。巍巍为大;涉及女人(姬)的事,能够‘夜夜’,必也雄哉!“岳”是山丘中之大者;“姬”是女臣中之受宠者。此联很难对,也很少应征者,没有人对上,唯一接近的是上述杨竞先生;其下联为:
 
毫光照吾心,清清悟彻淡星云。
 
因为‘台湾星云大师法号悟彻’,吾心为悟,清清为淡,大体对上,可惜于普通意义而言,‘淡星云’的词性不能对‘大鹏举’;‘悟彻’的词性也不能对‘岳飞’。
 
另外一位值得一提的是湖南省怀化学院教育系的杨万丰老先生。他以前就已经对过许多绝对,这次他试对‘鳳山’一联:
 
金口口回金,金配大王。
 
可惜大王二字不能合成金字。即使改为‘金配人王’,也还差两点。
 
这次以五千新元诚征下联,只发出两千。剩下三千,增加十多倍为十八万人民币,继续征联,共六联,每联三万元人民币,详见笔者将由(中国)东方出版社出版的《中学生就能修正的谬误》。如果没有延误,应该会于今年下半年出版。
 
2017年4月27日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