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有光 > 中国不止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还会超过美国

中国不止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还会超过美国

【按】文章根据凤凰财经对笔者在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举行“2016中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第二届思想中国论坛的演讲的报道修改。

凤凰财经讯 12月4日,北京京金茂万丽大酒店,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举行“2016中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暨第二届思想中国论坛。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决定授予钱颖一和许成钢两位教授“2016中国经济学奖”,以表彰“他们在转轨经济中作用于政府和企业激励机制的研究所做出的贡献”。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有光在下午的论坛上表示,我们不止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还会进一步赶超。除了要跨越陷井,我们的人均收入会超过美国。

他提高跨越陷阱和赶超的方法:

1.继续改革,增加对市场的利用。

2.放弃不必要的行政限制,例如城乡户籍的限制,农地18亿亩的限制,以及独生子女政策。

3.贪污与分配不平均的问题。

4.包括文化道德等软实力方面,不是在外国建孔子学院,而是在本国提高。

除了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们的人均收入要超过美国。主要要依靠:

1.科技进步与创新:人民素质、教育科技投资,这方面中国投资中的研究投资占GDP百分比达到了2.1%,专利数目全世界第一,比美国还要高。人口总量大,能够有更加细致的分工,能够在公物的提供等方面人工成本很低。另外在Mozart effect方面,意思是人越多天才越多,天才的知识是给全社会用的。

2.赶超要靠制度和改革。

3.中国的储蓄率高,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都有助于将来的赶超。


以下为演讲实录:

黄有光:谢谢大会的邀请,让我有机会来参加这次很重要的颁奖典礼和论坛。我讲的题目是关于中等收入陷井。

什么是中等收入?考虑价格的问题,人均约5000—1.6万美元,3.5—11万人民币。中国在8000美元,用购买力评价以后就更加高了,接近顶端了。所以今后即使每年平均增长速度是5%,也会在2030年前跨越1.6万美元的高收入。所以,我认为中国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井。

中国的经济和其他方面确实有很多问题,但是很多问题往往被夸大了。例如这几年经常听到说“中国经济下行,这是不争的事实。”我认为,这不是不争,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中国经济完全没有下行,增长率是负的才是下行,中国只是增长率下降了,现在经过还在高速增长,既使是6.5%也是高速增长。对比以前二、三十年有所下降,但是以前是超高速增长,现在依然是高速增长,怎么可以说是下行?完全错误。而且很多人没有看到中国经济已非吴下阿蒙,今年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所代表的实际产量,等于10年前的约2.4%,因此即使现在的成长率跌到5%,也在实际的增加产量上,相当于10年的约12%,15年的约20%,20年前的约30%,25年前的约50%。

我们看一下2015年的增长率是6.9%,也比2014年的7.4%大。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避免台湾学者由于意识形态的影响,错误的认为“中国大陆经济下滑,台湾的厂商必须寻找其他出路,不能继续依赖大陆的市场。”这是错误的。中国今后即使只是4%的增长,都会给其贸易伙伴带来比以前更大的新增市场。

我上面讲的约20%、30%、50%,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实际GDP的数据来算的。官方的数据不见得完全可靠,例如基尼系数太低到不可信。在整体经济总量方面的增长,我认为由于逃税等原因而少报的,会超额抵销高估的。所以,我认为,总量的增长并没有高估,有可能还被低估了。

另外,这两、三年讲的债务问题,确实有一些问题,但是并不大,因为中国有比较高的储蓄率,所以债务相对于高储蓄率来说并不是很大。

另外,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增长,现在在6.8%左右,因此债务的问题如果不是继续恶化的很厉害,债务的相对量就会缩小,因为GDP的增加会使债务的问题会变得比较小。

很多人讲谁能够解释中国这几十年增长的“中国奇迹”,就可以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认为我可以解释,但是我不认为我应该因而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我认为中国并没有奇迹,可以相当简单的解释几十年来的高速增长。为什么会有所为的“中国奇迹”呢?

1.刚才有几位学者包括田国强教授都讲到了,我认为功劳最大的当然是邓小平,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逐步解除了以前的公有制计划经济的桎梏,而发挥了市场调节的功能,通过国际贸易取得比较优势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提高了包括企业家、经理人员、工人、农民的几乎全体人民的生产积极性,因而使经济高速发展。这是所谓“中国奇迹”的首要原因。而且相当明显。

2.后发优势:改革开放使我们通过国际贸易、投资和其他管道取得比较先进的生产与经营管理技术,因而能够快速增长。林毅夫强调过后发优势,林毅夫最近讲过关于中等收入陷井的问题,他讲了一个要点是关于“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已经处于以前拉美那些陷入中等收入的水平。” 林毅夫指出,人们没有看到拉美在几十年前处于那个收入水平的时候,美国的收入比现在美国的收入低很多。所以,作为对美国当时的收入百分比来讲拉美国家是差不多是40%,中国现在相对于美国只有二十多%,所以我们离40%还差很多,所以赶超的空间比以前拉美陷入中等收入的时候还有很大的空间,所以后发优势有很大的空间。

3.港澳、台湾与海外华人

企业家、投资者、经管科技学术人员等,一方面是改革开放后的大陆给他们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一方面是华裔情结使他们大量回来大陆投资、开办企业、传授知识等,直接或间接提高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

4.华人勤奋耐劳、有经商办企业的能力,在改革开放后得以发挥。

5.华人有未雨绸缪、福及子孙的思想,因而有很高的储蓄率,提高资本累积率,因而促进经济的发展。这些年有人说出口增长率降低了,以后要靠消费,所以鼓励消费,我是非常反对鼓励消费的,人们多储蓄是因为人们把现在的钱留给将来消费,只要把储蓄转化为投资就可以提高生产力,维持总需求不低。如果鼓励消费,让华人损失传统的优点,我认为长期来讲是不利的。

6.虽然有许多问题,我认为中国政府这几十年来对经济的调控,大致是成功的,例如4万亿。现在很多人说4万亿造成了很多问题,这是没有错的,但是我认为大体而言这4万亿取得了维持经济不跌的重要作用。

根据正统的经济学,包括哈耶克、弗里德曼,货币是中性的,货币供应的增加只增加价格,不影响产量,市场可以自动调节,因此你不需要担心总需求不够,政府不需要做4万亿之类的工作。

根据凯恩斯和其他的学者,包括我自己,用传统的宏观、微观和微观和全局均衡(一般被误译为一般均衡)的分析方法,把这三个方法结合起来,叫综观经济分析,根据这个分析得出,如果不假定完全竞争,也可能得到弗里德曼的结果,货币供应的变动只影响价格,不影响产量;但也可能得到凯恩斯的结果,货币供应的变动只影响产量,不影响价格。货币学派与凯恩斯都是综观分析的特例。。

7.中国人口多,大致是优点。多数人认为这是中国的大问题,但是我认为,这是优点。

以上这7个优点是有利于高速发展的因素,现在大致没有改变,有些因素,例如赶超的空间稍微少了一些,因为超高速的发展变成了高速的发展,但是大致还会维持高速以及将来的中速发展,至少还会维持几十年,因此我认为只要维持稳定,陷阱肯定是会跨越的。

另外,这几十年来做了大量的基础设施的投资,虽然很多高铁线路有些超前了,尤其是上海的磁悬浮,肯定是超前的,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但是多数高铁在中长期来讲会取得很大量的基础设施的红利,会抵消掉我们已经在失去的人口红利。所以,我相当肯定会跨越中等收入陷井,而且不止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认为中国还会进一步赶超。除了要跨越陷井,我们的人均收入要超过美国。

主要要依靠:

1.科技进步与创新:人民素质、教育科技投资,这方面中国投资中的研究投资占GDP百分比达到了2.1%,专利数目全世界第一,比美国还要高。人口总量大,能够有更加细致的分工,能够在公物的提供等方面人工成本很低。另外在Mozart effect方面,意思是人越多天才越多,天才的知识是给全社会用的。

2.赶超要靠制度和改革。

3.中国的储蓄率高,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都有助于将来的赶超。

因此根据这些优点,我对将来赶超的预测是,至少在购买力水平调整过后的人均GDP,在2088前超越美国。而且即使不用PPP调整,在汇率的人均GDP也会在2100年前超越美国。这是我的预测,根据大约的成长速度,也加上了美国的成长。

提高跨越陷阱和赶超的方法:

1.继续改革,增加对市场的利用。

2.放弃不必要的行政限制,例如城乡户籍的限制,农地18亿亩的限制,以及独生子女政策。

3.贪污与分配不平均的问题。

4.包括文化道德等软实力方面,不是在外国建孔子学院,而是在本国提高。

即使跨越陷阱,甚至即使赶超也还是会有一些问题:

1.环保的问题,现在的人均收入比20多年前高了很多,但是现在的雾霾很严重,今天北京的空气严重污染,这是很大的问题。这次我来这里开会一、两天是勉强可以的,但是长期的话,我不敢在冬天来到北方了。

2.分配的问题,收入与财富的分配越来越不平均。随着中国和印度的人均收入的提高,全世界是平等化的,但是每个重要国家的国内平等分配是减少了。

3.权力的滥用与权钱勾结等问题。

4.不是因为改革开放,而是因为文革与独子女政策造成中国道德水平低下。

5.没有充分利用市场,例如北京还对汽车以车牌号限制型式,用抽签来分配车牌而不是用拍卖的方式发车牌。18亿亩红线、人口政策方面都有限制等等。

关于人口、移民的谬误。一个谬误:当你上地铁很拥挤时,或者在路上堵车的时候,就会想如果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一半,或者车厢内的乘客减少一半,我就可以自由的驾驶,就可以有座位。由于这个原因,很多人认为人多是造成堵塞和污染的主要原因。为什么这是一个谬误呢?因为如果给定人均投资,如人口与车辆一半,道路的宽度大约也只有一半,拥挤多数会更加厉害。如果人口与乘客只一半,怎么会有这么多地铁线路和这么多班次的公车呢?人口少,车也少,方便程度反而会下降。50多年前,我读本科生的时候,我在新加坡读本科,跟现在我工作的南洋理工大学是同一个校园,当时人口只有100多万,当时只有一种离开我们校园的公共汽车,如果你要错过了那一辆,必须等半小时,因为每小时只有两个班次。几年前我回到南洋理工大学工作,有一次我要乘179号公共汽车,走到车站看到连接错过两辆179,我就想至少要再等二、三十分钟才能第三辆公车来,但是只有一、两分钟第三辆179号公共汽车又来了,这就是人多的好处,人多就可以更多班次的车。

大城市的房租比较高,尤其是北京、深圳这样的城市,但是如果给定同样的工作和工资,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在大城市生活,而不是乡村,甚至不是中小城市,可见人多的好处往往超过人多的坏处。根据今年的一个报道,新西兰人口两万的小城市Kotoroa为,有一个医生忙不过来,要请助理医生,给平均医生2倍的薪水,人民币180万的年薪,而且每个星期只需要工作4天,每年有12周的假期,两年时间联系4个医科职业公司,连一位申请者也没有。因为那些医生认为那个城市太小了,都不想去。根据日本总务不2016年2月26日发布的数据,日本总人口比上一次调查时减少了,反而东京的人口增加了。如果人多不好,为什么大城市的人口越来越多,乡村或者小城市人越来越少。所以我认为说人多不好是错误的。

即使我们以前不是独子女,不是二子女,即使有五子女、六子女政策,黄有光就不能出世了,因为我是家里的老七。我认为,我的出生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大损失,我的父母亲并没有后悔生了这个老七。我严重抗议不让我出生的政策!将来的问题随着生育率,随着教育水平、人均收入的提高、城市化,根据大城市的经验来看,将来的问题是生育不够,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人口的问题,人口政策应该完全放松。

谢谢!   

 

推荐 0